1. <del id="cgr7r"></del>
    <center id="cgr7r"><em id="cgr7r"></em></center>

      <th id="cgr7r"></th>

      1. <big id="cgr7r"><nobr id="cgr7r"><kbd id="cgr7r"></kbd></nobr></big>
        <code id="cgr7r"></code>

        <code id="cgr7r"><nobr id="cgr7r"><track id="cgr7r"></track></nobr></code>
        家長互動平臺
        保存本站聯系我們
        首頁>家教課堂語文數學英語物理化學歷史政治生物地理

        作文應是個性化的表達

        時間:2013-08-11 15:33來源:文匯報 作者:李支舜 點擊:
        內容摘要:作文應是個性化的表達 作文為何?就是寫我思、我想,是個人情感、靈性的外化。人有千姿百態,體驗各不相同。沒有個性化的體驗,就沒有個性化的思考,就沒有個性化的表達。因此......

         

        作文應是個性化的表達


         

         

          作文為何?就是寫我思、我想,是個人情感、靈性的外化。人有千姿百態,體驗各不相同。沒有個性化的體驗,就沒有個性化的思考,就沒有個性化的表達。因此寫作過程中,個性化的體驗是基礎,個性化的思考是關鍵,個性化的表達是目的。

          俄國教育家烏申斯基說:“我們的教育不是培養會玩耍的猴子,不是培養會學舌的鸚鵡,更不是培養見風使舵的兩面派,而是培養獨立思考的人。”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中學生作文變成了千人一面,千文一腔,沒有自我,沒有思考,作文失去靈魂,形如空殼。具體表現在:思考問題定性化,行文布局模式化,表情達意刻板化。當作文在很大程度上只是視作謀取分數的敲門磚時,虛榮與造作也如毒汁般侵害了青少年稚嫩的心靈,影響到學生的身心與做人,進而使作文與做人兩敗俱傷。

          導致此困境的原因也許很多,而現行的作文教學方法存在諸多問題,是毋庸置疑的。怎樣破解這道難題,不妨試試以下方法。

          一、倡導寫“生活文”。從世界各國作文教學來看,寫作有一個共同的趨勢,就是向生活靠攏,以生活為中心。它以豐富多彩的生活為對象,通過以作文內容為中心的討論等活動,使學生深化對生活的認識,使學生形成主體人格。而我們的作文教學過分強調技巧,老師在課堂上大講方法,無疑是隔靴搔癢,不切實際。

          有人說:“中國孩子第一次說謊是在作文中”,這句話應是對教師的責問;也有人說:“假話在作文里,真話在日記里”,也同樣值得我們反思。葉圣陶先生說:“假如有所表白,這當是有關人間的事情的,則必須合于事理的真際,切乎生活的實況;假如有所感興,這當是不傾吐不舒快的,則必須本于內心的郁積,發乎情性的自然。這種要求可以稱之為‘求誠’。”正如有的學者指出,現在的語文課是大人教小孩說話,是把大人的話語強行“移植”到孩子心里,而不是交給他怎樣把自己的思想、感受、情緒等借助語言這個載體來傳達給對方。如此,語言已經不是作為負載自己真實思想感情的載體,而是成了蒙蔽自己、遮掩自己的一層帷幕。于是造成了學生自己真正想說的話找不到合適的語言來表達,不想說的他卻能說得頭頭是道,但這些往往都是假話、空話、套話,寫的是別人的事,說的是別人的話,抒的是別人的情。學生作文失去了“小我”,成了清一色的“大我”。

          作文當以“真”為先,用真實的生活、真實的感觸激起真實的表達,應是當務之急。

          二、倡導寫“放膽文”。我國自古有“放膽文”一說,倡導初學寫作的人應先寫“放膽文”,后寫“約束文”。“放膽”就是不要過多的限制,讓學生在自己生活的原野上馳騁想象,讓其文思如脫韁野馬盡情奔跑,練就“跑功”后再收住“韁繩”,做到有“規”有“矩”。由“放”到“收”,應是寫作訓練遵循的常識,遺憾的是,我們經常在做違背常識的事。我們的作文訓練受應試的影響,習慣了教師出題學生寫,學生沒有選擇的權利,學生只能在教師事先設置好的“螺螄殼里做道場”;一些教師還把平時作文訓練和“考試作文”等同,要求學生當堂完成,與考試接軌,如此一來,學生只好搜索枯腸,閉門造車。

          美國盛行一種寫作教學方法,就是作文題目不受限制,允許學生自由選擇,但必須寫他們真正相信和關心的內容,不要求當堂完成寫作任務,給學生充分思考和準備的余地,學生可以到圖書館查閱資料,可以調查訪問。由于作文放寬了要求,少了“條條框框”,學生的作文寫得有“我”有“情”。

          三、倡導寫“隨筆文”。所謂“隨”,有隨手記下而非刻意為文之義。寫隨筆就像與鄰家談心般輕松,沒有任何負擔,不追求華麗詞藻,不受體裁限制,靈活多樣,不拘一格。學生可以寫景抒情,也可以托物言志;可以談讀書感想,也可一事一議。重要的是要表達出寫作的意圖,或是一種好心情,或是一點小感悟,或是一個新觀點。隨筆寫多了,筆就順了;隨筆寫好了,作文也就成功了。

          隨筆的種類主要有記敘性隨筆、議論性隨筆和說明性隨筆三類。

          記敘性隨筆大多取材于日常生活中的片斷或作者的偶然經歷,基本內容是敘事寫人。隨筆的主旨是寫情見性,往往融入作者的主觀感受,有時直截了當說出,有時是隱藏在文字背后。

          議論性隨筆,又叫“隨感”或“雜感”,內容廣泛,包羅萬象,大至社會問題、人生哲理,小至身邊瑣事、學習心得,重點是個“感”字,要有感而發,哪怕是一點思考、一點感受、一點閃光的意念。

          說明性隨筆不同于純粹的說明文,它看重的是事物中的意趣,帶有鑒賞性質,有時是模山范水,以片斷的文字把大自然的千姿百態準確形象地描繪出來;有時則借物抒懷,另有寄托。(文匯報  作者李支舜 華東師大一附中語文特級教師)

        分享到:

        相關文章
        ?
        WWW.262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