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el id="cgr7r"></del>
    <center id="cgr7r"><em id="cgr7r"></em></center>

      <th id="cgr7r"></th>

      1. <big id="cgr7r"><nobr id="cgr7r"><kbd id="cgr7r"></kbd></nobr></big>
        <code id="cgr7r"></code>

        <code id="cgr7r"><nobr id="cgr7r"><track id="cgr7r"></track></nobr></code>
        家長互動平臺
        保存本站聯系我們
        首頁>家教天空父母課堂家教啟示親子溝通家有考生名人家教

        今天,我們怎樣做父母?

        時間:2016-11-15 14:43來源:未知 作者:興化市網上家校編 點擊:
        內容摘要:今天,我們怎樣做父母? 張惠娟 新東方家庭教育高峰論壇由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旗下家庭教育研究與指導中心發起,秉承促進中國家庭和諧美滿,成就孩子真正的幸福的使命,對家庭......

        今天,我們怎樣做父母?

        張惠娟

        新東方家庭教育高峰論壇由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旗下家庭教育研究與指導中心發起,秉承“促進中國家庭和諧美滿,成就孩子真正的幸福”的使命,對家庭教育命題進行深入分析、廣泛研討,為中國家庭提供家庭教育的方法路徑,致力于推動中國家庭教育事業的健康發展。至今已成功舉辦九屆。圖為:全國政協委員、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左一)與嘉賓探討新時代的父母角色。

        當今時代迅猛發展,作為社會基本細胞的家庭也在面臨著各種新挑戰。今天的幼苗需要怎樣的滋養,才能成長為明天的棟梁?作為父母,我們該改變什么,才能迎接時代的挑戰?我們又該堅守什么,才不會在前進中迷失方向?2016115日,在第九屆新東方家庭教育高峰論壇上,來自教育學、心理學、社會學界的國內外專家就“新時代的家庭教育”進行了深度探討。

        ——編者

        2016115日,在位于北京北三環的北京新云南皇冠假日酒店,千余名與會者從全國各地千里迢迢趕來,探討中國家庭教育的發展。

        新時代的父母和孩子共同成長

        當下,隨著社會節奏的加快,隨著生活壓力的增大,父母常因孩子出現的問題而焦急,更因問題不能得以有效解決而焦慮。“如何做父母?”的話題成為當下70后、80后父母心中最為關注的問題。

        “中國教育最大的失敗就是長輩花了太多的力氣去設計下一代未來的樣子。”在南京大學社會學院院長周曉虹看來,之前的很多父母由于歷史條件所致,當青春流逝之后留下很多遺憾,便把未盡的理想轉移到孩子身上,通過孩子的成功來獲得一種心理學上的替代性滿足。有的父母用最急功近利的做法,把孩子看成是一個可以打造的產品,而不是一個自然的生長過程。

        周曉虹發現,家長焦慮的背后折射出時代的變遷。他建議家長要放下高高在上的權威,要看到年輕一代對年長一代的影響,他將這種影響稱為“文化反哺”。

        多年來,周曉虹致力于“文化反哺”的研究。“由于生活境遇的巨大變遷,同輩群體影響增加,網絡社會的發展,子女對父母的影響成為一種十分普遍的文化傳承現象,它涉及價值觀、生活態度、行為模式以及器物使用的方方面面。”周曉虹說,文化反哺已經波及整個社會的幾乎所有家庭,甚至包括農村的家庭。“我們仔細想一下,那些在農村生活的家庭,他們的年輕孩子到城里打工再返回農村時,他們會變得讓自己的父母完全認不出來。”他認為,從這個意義上講,文化反哺是這個時代給我們的一個全新的代際關系的詮釋。他提出,在這個時代,做父母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和孩子建立一種相互學習的關系,還孩子以自由,讓他們以自己認同的方式去生長,以適應未來千姿百態的世界。

        令周曉虹感到欣慰的是,他發現新時代的父母,尤其是80后和90后的年輕父母,也表現出了諸多令人欣喜的時代特點。譬如,他們樂于擁抱新事物,有著強烈的學習和自我成長意愿。面對時代的挑戰,面對理想和現實的博弈,相信新父母們也會不斷開放心態,開闊視野,不斷調整自身角色,給予孩子無限的發展可能。“因為我們這一代人開始反思自我,下一代才有希望。下一代有希望,他們做父母的時候,就不會像我們當年那樣因為物質、知識匱乏而產生亟待補償的心理,所以那時候我們孩子的解放就真正到來了。”周曉虹說。

        回歸初心,幫助孩子獲得幸福

        “孩子考上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就一定幸福嗎?”會上,北京大學心理健康教育咨詢中心副主任徐凱文帶來的一組數據,讓家長們不禁一驚。開學伊始,他曾針對北京大學大一新生做過一項調查,結果發現,超過30%學生存在厭學情緒,認為學習沒有意義;40.4%的學生認為生活沒有意義,只是按照別人的邏輯活而已,其中最極端的表現就是放棄自己。

        徐凱文還舉了一個真實的案例:一名高考“準狀元”,入學第一個月就嘗試自殘,期末考試更是嘗試自殺。此后,這名學生被送入醫院治療,并接受心理咨詢、團體咨詢。其間,又多次嘗試自殺。20165月,該生再次嘗試自殺未遂,最終父母決定讓其退學。對于專門從事干預大學生心理危機的徐凱文來說,這名學生只是一個“個案”。不過,2003年,徐凱文剛剛到北京大學心理健康教育咨詢中心工作的時候,那里的“客戶”可謂門可羅雀?,F在,他身邊的案例在逐年增多。

        “為何這些在高考的千軍萬馬中拼殺出來的贏家,竟會存在如此嚴重的心理問題?”徐凱文將國內大學生頻頻出現的心理問題,稱為“空心病”。他認為“空心病”產生的誘因,是價值觀所致的精神障礙。而其根源則在于教育的愈加商品化、功利化,過于關注分數,而忽視或放棄對人的培養和成長,尤其是價值觀的教育。他告誡廣大家長及老師,要吸取“買櫝還珠”的教訓,不要為了追求外表的光鮮,而讓孩子丟失內心的幸福。

        北京大學錢理群教授也曾指出:“我們的一些大學,包括北京大學,正在培養一些‘精致的利己主義者’,他們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體制達到自己的目的。”在徐凱文看來,“精致的利己主義者”的誕生,實質上不僅僅是學校教育模式的問題,而是家庭環境、社會環境也出現了問題。

        徐凱文所列舉的有關“空心病”的諸多案例,令會場氣氛沉重。

        如何讓大學生尋找到活下去的意義?通過怎樣的機制讓他們找到自我的價值?面對這一現實問題,徐凱文提出兩點對策:第一,注重“利他行為”的培養。讓學生感覺到,當他做了有價值和有意義的事情,他能夠在內心得到自我肯定,能感覺到自己是一個優秀的和有價值的人。第二,改革高校的評價標準。“當家長有壓力的時候會傳遞給孩子,當老師有壓力的時候同樣也會傳遞給學生,而當老師自己都活得很焦慮,沒有目標的時候,學生內心當中還有多少對老師的尊重?他的動力從哪里來?“希望每個家長、每位教師都要從自身做起,不做利己主義者,成為值得孩子和學生尊重的人。”徐凱文呼吁。

        “外部世界變化得越快,可能越需要通過教育讓我們的心變得慢下來;外部世界迫使我們不斷地去追逐一個又一個的成功,教育要讓我們思考我們為什么要這樣做。”北京大學考試研究院院長秦春華認為,在當下這樣一個變化劇烈的時代,人們面臨巨大的競爭壓力,教育應承擔起平衡調節的作用:讓人們在快節奏的步伐中,讓心慢下來,去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擁有一個健康的生命觀,同時能發現生活的樂趣,才能獲得自己內心的“定海神針”。所以,在這樣一個變革的時代,教育就需要幫助我們以及幫助我們的孩子去發現自己,發現自己的內心,找到自己的興趣,從而實現精神上的救贖。

        整整一天的會議,在與會專家的交流探討中畫上圓滿的句號。正如全國政協委員、新東方創始人、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董事長俞敏洪所言:時代的改變是任何個人和團隊都沒法阻擋的,時代總是要進步的。人類的本性是追求快樂和幸福,但因為我們走得太急,內心失去了方向,很多人在焦慮,覺得失去了幸福感。家庭教育,有待進一步去重新修正自己的路徑和目標:去讓孩子追求內心的快樂幸福和真正意義上的成功。

        “父母調整自身角色,不僅需要迎接時代挑戰,做出改變,更需要回歸教育本質,有所堅守。在傳統和現代之間,在理想和現實之間,我們需要找到平衡點,為孩子未來發展提供無限的可能性。”新東方家庭教育研究與指導中心主任應光回應。

         

        分享到:

        相關文章
        ?
        WWW.262NN.COM